關於部落格
妄想尚未成功 實力仍需進步★
  • 85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FFK2刊物試閱!ಠ_ಠ

 
FFK場小說刊物 - Scarlet   the past】
 要流過多少血,才知道痛。
要流過多少淚,才知道難過。
無血無淚是惡魔。
 
背負著惡魔之名,
承受著神所給予我的原罪。
 
無知、傲慢的是我
是惡魔的我。
 
如果,這是一切的罪惡,
就讓我成為那唯一的惡魔
血腥且傲慢的惡魔。
 
 
 
 
芙蘭朵露˙斯卡雷特篇
 
第一夜 誕生
無數風塵的痕跡刻畫在這過了幾個世紀的碉堡上,斑駁且古老,依稀可清楚看見歲月的剝落、凋零;唯一不變的是它的忠誠與堅固,默默的佇立在瓦拉幾亞公國的其中一處領地內,而它,即將成為神所降罪的詛咒之城這是德拉庫拉城。
黑濛的烏雲帶著不祥的氣息,籠照在瓦拉幾亞公國的上空,形成一塊巨大的黑色幕簾,不時響起陣陣的巨雷、閃電是神的憤怒與怒吼。
瓦拉幾內的人們絕望且害怕的看著斯卡雷特家的城,那罪孽的龍所居住的地方,天空上的烏雲彷彿是所有人的不安。
 
是時候了。
斯卡雷特家的審判。
 
生命的帶來總是喜樂的存在,也是神所賜予人類的恩典,即使被蛇所誘惑而失去樂園的亞當、夏娃也擁有的喜悅,即使生命總是伴隨著死亡。
轟嚨!
強烈的閃光將大地一瞬間給唰白,一聲聲的嬰孩哭聲也隨之而起,順著那哭聲,接踵而來的卻是所有異樣的眼光。
就像是龍(Dragon)一樣的孩子,那漆黑的雙翼包負著那又小的身軀,赤紅色的瞳眸以及那細長的瞳孔像是龍眼般的令人不愉快,這些異於常人的東西皆代表著惡魔的象徵。
 
僕人們看著這小小的惡魔,各各露出了嫌惡与恐懼,像是害怕手掌接觸到穢物般的趕緊將這恐怖的東西交給自己的主人佛拉德。
 
佛拉德痛苦的看著躺在懷中那自己的孩子,那惡魔之子。
神阿,這就是你給予我的罰與罪?
此刻的佛拉德就像是亞當知道自己所犯下的錯而禍延子孫的情景而哀慟著;他看著這被詛咒的孩子,瞬間所有的悲憤、痛苦、無奈與抱歉參雜在他的內心,因為這是他玩弄生命所造成的結果。
當時在戰爭中的他無情的將敵人像是牲畜般的串起,用那些士兵的血染紅了瓦拉幾內的大地,應此被敬畏為“穿刺公”,也被稱為“龍之子(Dracula)”。
 
這是我的罪孽。
也是這孩子的原罪。
他哀嘆著。
 
「惡魔之子啊,從今以後你就叫“蕾米莉亞‧斯卡雷特”吧!」
佛拉德將懷中的惡魔高舉向天,跟神宣示。
他決定要將這惡魔養大,直到神寬恕的那日。
頓時,雷鳴四起,轟隆做響。
不祥的詛咒就此誕生在這古老的碉堡,使它成為惡魔的居所。
 
愚蠢的斯卡雷特。
你以為,
神,
會有寬恕的那日嗎?
 
 
 
 
 
 
 
 
第二夜 芙蘭
至詛咒如夢靨般的在斯卡雷特家降臨,已過了5年的時間。
在這5年內,坐落在瓦拉幾亞公國的德拉庫拉城宛如座巨大的死城,裡面沒有人們的歡笑聲與讚美聲,有的除了恐懼還是恐懼,彷彿這世界上的祝福已經不再;因為,這城裡住著吸血鬼、惡魔之子。
這是神對斯卡雷特家的詛咒,直到伴隨著惡魔的另一半天使的出現。
 
芙蘭朵露˙斯卡雷特。
是斯卡雷特家的次女,與惡魔的長女不同,她沒有那惡魔般的黑羽也無充滿血腥的赤眼,是個與正常人無異的孩子。
芙蘭朵露的誕生與當初迎接惡魔時截然不同,到處都充滿的愉快著主人與僕人們的談話聲以及禱告的聲響;就連愛好和平的鴿子也像是帶來了神的祝福般的奇蹟翱翔在德拉庫拉城的上方。
斯卡雷特家的人都以歡笑來迎接這位剛出生的小生命,除了讓這座城變成邪惡的根源-蕾米莉亞,因為芙蘭朵露擁有著她所沒有的關愛以及祝福。
「蕾米,這是你妹妹,芙蘭朵露。」
佛拉德開心的將剛來到這世界上的芙蘭朵露抱至到蕾米莉亞的面前。
看在蕾米莉亞的眼裡,自己就像是這個家的外人一樣,因為大家的視線從來不投射在自己的身上,將她當作是空氣般的不存在。
 
惡魔開始學會留下了眼淚,因為她的家人從未對她露出那樣的笑容。
惡魔開始蹭恨著那名為“妹妹”的存在,因為她是天使,與醜陋的惡魔不一樣。
潔淨且純白的天使,她為這被詛咒的斯卡雷特家帶來了希望的曙光。
天使的降臨使惡魔起了原本的殘暴之心,忌妒的怒火令她的邪惡的本性覺醒。
鮮紅的赤眼更加的火紅,是想將眼前的事物給燃盡的地獄之火。
「對阿,我可是惡魔。」
蕾米利亞露出了笑容,因為她明白自己身為惡魔應有的特權,那就是“殘虐”。
 
某日的深夜裡,惡魔偷偷的潛進了天使的房間;就像是撒旦潛入伊甸園一樣,注定讓這樂園失去。
看著熟睡中的孩子,惡魔笑了,那充滿尖銳獠牙的嘴灣成了像是新月的灣,更顯詭譎。
月光印照在惡魔那狂妄的臉上,以及彷彿像要滴出血般的赤色雙瞳。
那雙原本就令人不愉快的龍眼,此時更是令人害怕。
「天使,不需要降臨在這座城。」
蕾米利亞高舉著可以將任何阻礙撕去魔掌,她尋找著那充滿溫暖血液、遍佈最多血管的頸子。
對準了眼前的目標,就像是獵犬看見獵物般的銳利,她伸出了那名為爪子的獠牙直接朝目標咬去。
刷!
爪子撕裂了空氣,造成了一股風的氣流。
讓脆弱的頸子邊突然流出了一條鮮血。
失手了。
就在蕾米莉雅打算再伸出自己的利爪時,受到攻擊的嬰兒因為疼痛而哇哇聲突然響起。
這讓惡魔頓時不知所錯。
就像是做錯事情的孩子怕被大人發現;原本伸出的利爪,趕緊收了回去。
該怎麼辦才好?
害怕驚動他人的惡魔,趕緊將天使抱了起來。
「別哭了。」
安慰著懷中的天使。
沒有太多的憐憫,惡魔只是冷淡的說著。
出乎預料的是,天使不但沒有害怕惡魔,反而伸出了她小小的雙手,碰觸的惡魔的面頰。
這舉動,使得惡魔更加錯愕。
蕾米利亞的雙眼睜大的看著芙蘭朵露,因為這是第一次有人敢這樣觸碰她。
在這寂寞的碉堡中,所有人都將惡魔的她視為穢物;別說觸碰,光是對上眼都是不屑、鄙視與畏懼。
鮮紅的赤眼映照的是天使無邪的笑容,惡魔原本冰冷封閉的心,漸漸開始有了溫度。
 
這天,
惡魔,決定了要讓天使幸福。
無論是誰都無法搶走她的天使。
 
孤高愚蠢的惡魔,
難道你不知道;
惡魔是天使
的,
毒藥?
 
 
 
 
 
 
 
 
第三夜 十字架上的羔羊
上帝預示著人類將會受到惡魔的誘惑而犯罪,而這罪將禍延子孫。
 
咑咑咑!
急促的腳步聲在諾大的古城內響起,每一步都裡面都充滿了迫不及待。
爬上了石造的層層階梯,穿越了許多僕人的身影。
跑過這長廊,終於看見了那目標的門扉。
咖搭。
芙蘭朵露用力的將這破舊的木門推開。
這裡是建築在城堡上背光一處的高塔,在照射不到陽光的幽暗房裡,依稀可看見一個人影坐在巨大的椅子背對著她。
慢慢的走近椅子身旁。
「是芙蘭?」
回過頭,蕾米莉亞帶著淡淡的笑容,看著她疼愛且唯一的妹妹。
她伸出了自己的手,寵溺的輕撫著芙蘭朵露有如太陽般閃耀的金髮。
「姊姊,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呢?」
芙蘭神秘的說著,並且帶著期待的眼神,像小動物的趴在蕾米莉亞的腿上。
看出了這眼神中的期待,有著惡魔血液的蕾米莉亞忍不住又起了玩慾。
「是老師過來上課的日子?」
「才不是!」
芙蘭朵露一聽見“老師”這兩個字,小小的身子馬上起了激烈的反應,她將腮幫子鼓的圓圓的,向蕾米莉亞表達出強烈的不滿。
對於貴族,禮儀、文化以及知識都是不可缺少的修養,況且斯卡雷特家是瓦拉幾亞內有名的領主,因此對於她們的教育更是嚴苛,也讓喜愛玩樂的芙蘭朵露感到困擾。
「今天是我的7歲生日,姊姊該不會忘記了吧?」
充滿害怕又期待的詢問著蕾米莉亞,一顆心坦刻不安的跳著。
「當然不可能忘記。」
 
看著開心的芙蘭朵露,蕾米莉亞的嘴角也忍不住的往上揚。
只要是為了她,就算化為灰也值得,何況是忘記這自己疼愛的妹妹的生日?
「今日許多的人都會來為獻上給予你的祝福,餐宴上擺滿著美味可口的食物與氣味芬芳的鮮花,等著被邀請的所有人到來。而今日的主角是妳,我可愛的芙蘭朵露。」
蕾米莉亞將自己對於生日宴會的印象一一說出,當然這是永遠只能從遙遠的視線所挑望的場景。
 
沒有人願意將祝福給於那被神所遺棄的子民。
想到這裡,蕾米莉亞感到一陣苦澀。
 
「嗯!姊姊呢?也會出席晚宴吧?」
開朗的聲音,將蕾米莉亞的思緒拉了回來。
在活著的12年當中,蕾米莉亞一次也沒出席過斯卡雷特家的重大晚宴,包括了芙蘭朵露的生日宴會,永遠只能從高處的尖塔上,看著在花園內穿著美麗衣裳的芙蘭朵露,接受眾人的祝福。
 
神是不會祝福接受惡魔所讚美之人。
所以她不能參加芙蘭朵露的生日宴會。
 
「我也會獻上我所有的祝福給予妳,但是只能在沒人的時候。」
「不要!我不要在沒有姊姊的地方過生日。」
芙蘭朵露用力一扑,將自己的身體重心壓在蕾米莉亞的懷中。
就算沒有神的祝福也無所謂,只要能在蕾米莉亞的身邊,即使讓她失去了天使的羽翼與惡魔一起墮落也無妨,因為全世界就只有一個姊姊而已。
看著態度強硬的芙蘭朵露,蕾米莉亞只好先暫且答應她的無理要求。
「我明白了,今天我去請示父親大人,也許他會通融。」
「那我們來打勾勾,這樣姊姊就一定要出現才行。」
伸出了小小的手,兩人的手指互相纏勾著。
此時命運的枷鎖契約,像開玩笑般的將兩人的命運從此纏繞在一塊。
「那芙蘭想要什麼禮物呢?玩偶?鮮花?還是飾品?」
隨著蕾米莉亞的問題,芙蘭朵露陷入了會沉思。
她雙手環抱在胸前,一顆小腦袋左思右想的。
 
「玩偶!」
芙蘭朵露想起了之前與侍者出去市集時,所看見可愛熊娃娃。
因為當時想買的衝動被壓抑了下來,這讓她悶了一陣子,也讓斯卡雷特家的主人以為她生了什麼病,而整日愁眉苦臉。
「那芙蘭是不是該去準備了?換上父親與母親大人為妳準備的禮服,然後迎接所有人的獻禮。」
「可是芙蘭還想多跟姊姊在一起,因為其他人都忙東忙西根本就不能陪我玩。」
緊粘著蕾米莉亞不放,芙蘭朵露的兩隻小手緊抱住蕾米莉亞的腰。
她相信著,只有姊姊身後的羽翼會永遠的保護著她。
 
「芙蘭,身為貴族不該忘記自己的身分。」
「嗚……。」
「知道嗎?」
「是。」
芙蘭朵露的雙眉小小的蹙了起來,表情盡是不甘願,她放開了蕾米莉亞。
「臉抬起來,貴族是絕對不會低頭的。」
一瞬間,芙蘭朵露感到雙眉之間,一陣冰涼。
她靜靜的注視著蕾米莉亞的臉。
 
「這是我給予妳的祝福與承諾。該是時間到了,芙蘭,不可以帶給其他人困擾。」
「嗯!那我會期待姊姊的出現的。」
朝蕾米莉亞揮過手後,芙蘭朵露又用剛剛近來的哪股勁跑向了其他的地方。
雀躍的奔馳出那幽暗的房間。
芙蘭朵露認為,今天將是自己最棒的日子,因為她已經的到了最棒的祝福。
 
看著芙蘭朵露離去的身影,蕾米莉亞拿起了掛在架子上的咖啡色大斗篷,仔細的將它披上,好覆蓋住全身以及背部的惡魔之羽。
推開了窗口,蕾米莉亞縱身一跳,往那自由的外面飛了出去。
只有此刻,她不是被幽禁的惡魔,而是隻自由的小鳥。
 
市集-是人與人交流的地方,裡頭有著許多叫喝的小販以及談論八卦的婦女們在此互動。
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蕾米莉亞只感到一陣煩悶,尤其是太陽的光讓她絕的有些無力。
來來往往的人們所帶來的汗味與吵雜聲都為她帶來了不悅感。
她快速的尋找著有販賣玩偶的精品店,其他的物品根本就無法吸引她的注意力,包刮了與平日不同的人們。
在市集的人們像是在計畫討論著什麼一樣的竊竊私語著,臉上一下掛著笑容一下又轉為恐懼。
 
哼,人類還真是除了嘴巴停不下來外,身體其他部位比它更勤?
蕾米莉亞嘲笑的想著。
 
終於,蕾米莉亞找到了她所想找的店鋪。
她走進了店舖裡,看著許多精緻的玩偶,她開始感到猶豫。
該送哪隻好?
蕾米莉亞開始拿起了玩偶們,各各仔細的看著與把玩;因為,這是最重要的禮物。
時間也隨著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等到她選好了禮物已是黃昏近夜之時。
禮物是小熊的玩偶,與當初芙蘭朵露所看見的一樣。
走出了玩偶店,蕾米莉亞感到一陣舒暢。
晚風吹撫過了她的臉龐。
與白日不同,夜裡的街道上是一陣空虛,不見半個人的身影,偶爾只有幾隻小貓的路過。
 
蕾米莉亞感到疑惑,從斯卡雷特家挑望時,就算是夜晚的街道也不至於如此的冷清。
也許是注意到了蕾米莉亞那疑惑的樣子,玩偶店的老闆走出了店面且主動開口。
「大家都去斯卡雷特家了。」
他朝斯卡雷特家的碉堡說著。
「請問能說清楚點嗎?」
蕾米莉亞知道,就算是邀請,也不可能所有人都會去才是,何況是那住著惡魔的古堡。
「還不就是大家想除去斯卡雷特家的惡魔,最近這幾年的作物豐收並不好,於是大家都認為是神的懲罰,因為他們包庇了惡魔的存在。」
砰!小熊從蕾米莉亞的懷中掉了下去,躺在冰冷的街道上。
「喂、喂、小女孩,你的玩偶啊!」
蕾米莉亞丟下了懷中那巨大的玩偶,急忙跑向斯卡雷特家的方向。
小熊玩偶就這樣孤獨的被遺棄在路邊,月光使它的眼神看起來格外寂寞悽涼,因為它無法見到未來的主人。
待續....(文章試閱到只為止)
 

以上為試閱內容(封面+內文+內插圖)
PS.以上雖然非大手的程度的小小成品,但也請勿任意轉載,謝謝合作ಠV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